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返 航  

2009-11-04 13:57:07|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过一会儿,接我们的船就要到了,我们几个人在远离陆地的荒岛上露宿了几夜,在这里,“无案牍之劳形,无丝竹之乱耳”,你可以自由的面朝大海敞开衣襟大声的呐喊,可以在沙滩上裸足奔跑,……累了,坐在礁岩上向大海抛下一支鱼杆,垂钓你的闲情。

返航的船只幽灵一般显现,愈来愈近。

──悠闲的时光就要结束。

明天又是星期一,又要回到上班的单位,面对熟悉的面孔和颜悦色地交换笑脸和必需的表情,周而复始的处理日常事务,文件的转发、电话之必要、茶水之必要、报纸之必要,等等。

船已经靠岸,我们陆续跳上甲板,依依不舍地怅然回首渐行渐远的岛屿。这座小岛如同克莱齐奥打造的坎波斯,“我们既不知何日,也不知何时”。我们在岛上支起帐篷,架起炉子,广阔的海洋在四周喃喃絮语,太阳把明晃晃的金子抛散在海面;一片沙滩撕扯着潮水,一群小鸟摇曳着树枝。夜晚来临,荒岛上没有灯光,萤火和星星提着灯笼在走,月光在幽蓝的水面踏出一条发光的小路。黑暗离我们咫尺之遥,和光明一样亲近和真实。正如伸手可及的流萤所给予的温馨胜过城市的华灯霓虹。

几天的远游,以一只船的来临而告终。

它将载着我们驶回熟悉的场景,原先的兴奋缓缓退潮,大陆的影子依稀明朗,这座小岛给予我的只是短暂的诗意的栖居。

与我同行的朋友坐在沙滩上感触地说,回单位又要搞职称论文了,好累,看来也只有上网下载他人的论文拼贴,或是向人买一篇文章,再找个CN的杂志发表,关键要疏通一下论文的评委。听了这话我笑不出来。这现象已习以为常,少有人墨守成规反其道而行之,无法干预自己,否则,你就成了败坏赫德堡的人。职称在这里成了每个人追逐的一袋金币。

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自己的王国,这王国有别于卡尔维诺笔下的寓言《黑羊》所营造的场景,不会是“从前有个国家,里面人人是贼” 的状态;在那里,每个人互相偷窃,相安无事,每天自己的家里被窃,同时自己每次回家都满载而归,是外来的诚实人打破了规矩,他不偷不出门,小偷不敢进他家门,这小偷今夜便空手而归,而总有一家人的东西缺少人偷,那家人因此便富了起来,城里的贫富开始分化,而诚实人未能融入所在的环境和不成文的法则,结局只有饿死。

大多数人疲于每日的朝九晚五,囿于纷繁的人事,出走便成为一种暂时的解脱,一种对世俗的逃避;陌生的远方成了人们内心的桃花源,在这里物质并不重要,真正的意义在于──背起行囊的时候,是卸下承重的开始。

 岛屿在身后远去,陆地已近在眼前,每个人又要踏上熟悉的环境──那些令人又恨又爱的场景,回到案牍,回到纷扰的事物。体制是一个你想逃避和挣脱的链子,一旦你习惯,你就会去适应它,依赖它,离不开它的束缚。

我曾经熟悉的一位领导,退休后难以适应落寞清寂的生活,身边没有下属的逢迎,没有召之即来的响应,出行结束了派车的方便,脱口的每句话要自己负责,错误的言行无人替他承担;退休的日子常常郁郁寡欢,总想返聘或在岗位上退居二线。普希金的《致大海》说的非常精妙“凡是有着幸福的地方,早已就有人看守”

电影《公民凯恩》里讲述了一个故事:当时美国的报业大王凯恩,在弥留之际他喃喃地吐露出四个字“玫瑰花蕾”,人们开始四处在他的庄园和工作过的地方找寻他的遗物,却不知“玫瑰花蕾”为何物,以为是极贵重的纪念品或情人的礼物,最后在熊熊的炉火里瞥见快要烧毁的雪橇,雪橇上清晰地刻着这具有符咒魅力的四个字,它是凯恩童年的玩具。

这一定是我们心中潜藏的美好,它刻在记忆的最角落,不易被阳光照耀,需要我们掀开尘封的心门,将它轻轻揩拭,重新发亮。

返航了,它将载我们到何方?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