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希尼:生活的神奇和紧张  

2009-02-23 20:05:59|  分类: 论诗(外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尼:生活的神奇和紧张

周瓒 译

西默斯·希尼是一位伟大的爱尔兰诗人,也是公认的当今世界最好的英语诗人和天才的文学批评家。他于199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希尼是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神奇的想像,并使历史复活”的高手,这使他成为20世纪诗坛努力在平凡的生活中寻求诗歌创作题材运动的中心人物,这一运动完全改变了传统诗所能接受的题材。他是“那种稀有之物——被评论家和学者高度评价,却又极受‘普通读者’欢迎的诗人”。他的诗作既有优美的抒情,又有伦理思考的深度,能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神奇的想象,并使历史复活。

西默斯·希尼,1939年生于北爱尔兰,是一家天主教农民家庭里九个孩子中的老大。他在出生地——一个叫木斯浜的地方念完了小学,诗人自己对诗歌的最初感知就是在这里孕育出来的。根据诗人自己的回忆,在他的童年、少年时代,有三类韵文帮助他形成了诗歌的韵律感:上学途中的顺口溜、学校教育中的英语经典诗歌以及介于二者之间的、被他称为“第三类韵文”的“诵记文”。

希尼本人对他的童年、少年的经验有过许多记述,尤其是涉及到诗歌或文学的。这种记述相当零碎地散见在诗人的诗作、随笔和评论中,它们能够帮助我们在头脑中画下诗人的形象,他的性格和气质。另外,亲见过希尼本人的译者吴德安也有她自己的印象记,“西默斯·希尼是一个非常友善而慷慨的人。他有天生的诗才和非凡的智力。乱蓬蓬的头发,不修边幅。希尼对诗和语言的热爱与他对人的真诚热爱是一致的。他深爱着已结婚三十年的妻子和两子一女”——这段文字就算作对诗人照片的一种文字描述吧。

我们无疑可以作一个推断:气质典型的诗人,同时也是道德的典范。虽然下结论为时尚早,至少我们也可以从他的诗作中寻模和求证。最先闯入我的记忆之门的是两首诗,一首叫《在源头》,讲述的是一个失明的、整天在卧室弹钢琴的女邻居,名叫罗西·凯兰。这是一首题材寻常的诗,但也是一首有关倾听和看见的诗:“她通过声音辨认我们。可她会说:‘看见了’。”“当我读一首/写到凯兰家井的诗时,她说/‘我现在能从井底看到天空’。”这些甜蜜的句子寄托着对想象力也是对诗歌的信心。另一首题为《伤亡人员》,诗人记述了一个年长的朋友之死。路易斯·奥尼尔,“他在别人都遵从的/宵禁时间去酒吧喝酒/被炸成了碎片,那是在/十三个德瑞人被射杀的/三个晚上以后,为他们举行葬礼时”。对这位政治暴力中普通平凡的牺牲者,希尼有着极其细致动情的记述,清晰的细节在此显露出动人的力量。涉及诗人的部分,我注意到,当他的渔夫朋友谈到诗歌时,“我(诗人)羞于带着优越感谈诗/会借一些小计策/把话题转向鳗鱼/或马和二轮运货马车/或是临时政府”。当然,诗集中还有更多的诗作,包括他写母亲、妻子及友人的诗作。其中,诗人希尼的形象亲切,诗风平易,展示着日常生活的神奇性,不由得令人想到中国的古人白居易。

当我们读到希尼的汉语文本时,来自我们的日常生活、文化经验和历史记忆,都受到唤起并获得复苏。文集中希尼的诗歌出自同一位译家之手,在言语风格上确是统一的,选取的诗作也经过了诗人本人的认可。

希尼对诗歌的理论思考,结合了自己写作的动力论,用他的话来说,“它以某种方式拒绝了门旁乞丐的要求,但它们也表征了求助于形式而擅取权力过程中的一种焦虑。写作这些论文有助于缓和这种焦虑并验证我所相信的东西:诗歌可以作为潜在的救赎之物,但也可能和爱一样不可靠。”

希尼曾以水桶里的水面因大地震动而无声无息地泛起涟漪的水圈,扩大到最大限度时试图调整自身以求稳定为比喻,认为“作为一名诗人,我实际上是在紧张地倾听一种紧张,在这种意义上,这种努力是寄希望于由一种音乐般的令人满意的音响秩序所赋予的稳定性”。从阅读的角度看,这就是要从希尼的诗歌中紧张地倾听到他的“紧张”,并“抓住其中的紧张”。希尼的诗歌写作中所渗透的这种紧张感,是一种内在的平衡法。一方面,在面对现实与历史经验的残酷性震动的时候,诗人迫切地渴望诗歌艺术所能伸展的道德和伦理的力量;另一方面,诗人也受困于诗歌艺术的自娱性,从而意识到这种紧张有另一层涵义。希尼通过诗歌所“挖掘”的这种“紧张”恰好显示了诗歌艺术发现和呈现经验的可能性。

在当今诗歌日益受到大众文化挤压的语境下,《希尼诗文集》的出版使我们有可能倾听这位诗人独特而神秘的声音,与其他伟大诗人的声音相汇聚。这些诗歌正以其如同沙上写字般的静默的声音,获得其无限的,新生的意义。——摘自《中国图书商报》

 

书评  □周瓒

西默斯·希尼是一位伟大的爱尔兰诗人,也是公认的当今世界最好的英语诗人和天才的文学批评家。他于199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希尼是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神奇的想像,并使历史复活”的高手,这使他成为20世纪诗坛努力在平凡的生活中寻求诗歌创作题材运动的中心人物,这一运动完全改变了传统诗所能接受的题材。他是“那种稀有之物——被评论家和学者高度评价,却又极受‘普通读者’欢迎的诗人”。他的诗作既有优美的抒情,又有伦理思考的深度,能从日常生活中提炼出神奇的想象,并使历史复活。

西默斯·希尼,1939年生于北爱尔兰,是一家天主教农民家庭里九个孩子中的老大。他在出生地——一个叫木斯浜的地方念完了小学,诗人自己对诗歌的最初感知就是在这里孕育出来的。根据诗人自己的回忆,在他的童年、少年时代,有三类韵文帮助他形成了诗歌的韵律感:上学途中的顺口溜、学校教育中的英语经典诗歌以及介于二者之间的、被他称为“第三类韵文”的“诵记文”。

希尼本人对他的童年、少年的经验有过许多记述,尤其是涉及到诗歌或文学的。这种记述相当零碎地散见在诗人的诗作、随笔和评论中,它们能够帮助我们在头脑中画下诗人的形象,他的性格和气质。另外,亲见过希尼本人的译者吴德安也有她自己的印象记,“西默斯·希尼是一个非常友善而慷慨的人。他有天生的诗才和非凡的智力。乱蓬蓬的头发,不修边幅。希尼对诗和语言的热爱与他对人的真诚热爱是一致的。他深爱着已结婚三十年的妻子和两子一女”——这段文字就算作对诗人照片的一种文字描述吧。

我们无疑可以作一个推断:气质典型的诗人,同时也是道德的典范。虽然下结论为时尚早,至少我们也可以从他的诗作中寻模和求证。最先闯入我的记忆之门的是两首诗,一首叫《在源头》,讲述的是一个失明的、整天在卧室弹钢琴的女邻居,名叫罗西·凯兰。这是一首题材寻常的诗,但也是一首有关倾听和看见的诗:“她通过声音辨认我们。可她会说:‘看见了’。”“当我读一首/写到凯兰家井的诗时,她说/‘我现在能从井底看到天空’。”这些甜蜜的句子寄托着对想象力也是对诗歌的信心。另一首题为《伤亡人员》,诗人记述了一个年长的朋友之死。路易斯·奥尼尔,“他在别人都遵从的/宵禁时间去酒吧喝酒/被炸成了碎片,那是在/十三个德瑞人被射杀的/三个晚上以后,为他们举行葬礼时”。对这位政治暴力中普通平凡的牺牲者,希尼有着极其细致动情的记述,清晰的细节在此显露出动人的力量。涉及诗人的部分,我注意到,当他的渔夫朋友谈到诗歌时,“我(诗人)羞于带着优越感谈诗/会借一些小计策/把话题转向鳗鱼/或马和二轮运货马车/或是临时政府”。当然,诗集中还有更多的诗作,包括他写母亲、妻子及友人的诗作。其中,诗人希尼的形象亲切,诗风平易,展示着日常生活的神奇性,不由得令人想到中国的古人白居易。

 当我们读到希尼的汉语文本时,来自我们的日常生活、文化经验和历史记忆,都受到唤起并获得复苏。文集中希尼的诗歌出自同一位译家之手,在言语风格上确是统一的,选取的诗作也经过了诗人本人的认可。

希尼对诗歌的理论思考,结合了自己写作的动力论,用他的话来说,“它以某种方式拒绝了门旁乞丐的要求,但它们也表征了求助于形式而擅取权力过程中的一种焦虑。写作这些论文有助于缓和这种焦虑并验证我所相信的东西:诗歌可以作为潜在的救赎之物,但也可能和爱一样不可靠。”

希尼曾以水桶里的水面因大地震动而无声无息地泛起涟漪的水圈,扩大到最大限度时试图调整自身以求稳定为比喻,认为“作为一名诗人,我实际上是在紧张地倾听一种紧张,在这种意义上,这种努力是寄希望于由一种音乐般的令人满意的音响秩序所赋予的稳定性”。从阅读的角度看,这就是要从希尼的诗歌中紧张地倾听到他的“紧张”,并“抓住其中的紧张”。希尼的诗歌写作中所渗透的这种紧张感,是一种内在的平衡法。一方面,在面对现实与历史经验的残酷性震动的时候,诗人迫切地渴望诗歌艺术所能伸展的道德和伦理的力量;另一方面,诗人也受困于诗歌艺术的自娱性,从而意识到这种紧张有另一层涵义。希尼通过诗歌所“挖掘”的这种“紧张”恰好显示了诗歌艺术发现和呈现经验的可能性。

在当今诗歌日益受到大众文化挤压的语境下,《希尼诗文集》的出版使我们有可能倾听这位诗人独特而神秘的声音,与其他伟大诗人的声音相汇聚。这些诗歌正以其如同沙上写字般的静默的声音,获得其无限的,新生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