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元宵夜登双溪楼  

2009-09-15 15:45:05|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月十五在闽北是一个热闹的节日,表现为民间的舞龙灯和燃放烟花,如果在农村还可以看到各村落竞相沿街亮出他们自己与众不同的灯龙或鲤鱼的造型,其中还请出财神或当地神祗的塑像拥挤在铿锵作响的队伍里。

这一年元宵节我是在南平度过的。

听说晚上舞龙的社团七点就开始从江滨大道的西头过来,我们几个人草草扒完饭就赶到市中心的商业城广场,不想这里早已是人头攒动,连挪动脚步也显得困难;大家商量后决定登上江边的双溪楼,那里视野开阔,但只能在原地呆着看,不能跟随舞蹈的队伍前行。-----也只好这样了,我们找了一位内部的工作人员,从楼门仄入,登上三楼。

从楼上往下远眺,热闹的山城灯火辉煌,今晚的路灯、广告的霓虹灯特别的耀眼。渐渐走近的纸糊的、布绷的龙的身体发出的光焰,和天空中绽放的烟花,绘成一幅立体的光的海洋。

游行队伍里大鼓的咚咚声、铜锣的锵锵声、游人呼朋唤友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连空中倏然出现的烟花也应和着噼咙啪啦的变幻着色彩和造型。大有“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的模样。

这是辛弃疾描写元夕的词,元夕是古时元宵的称谓。

巧的是,我脚下的双溪楼正是当年辛弃疾登临过的楼台。

小时候,江滨大道叫中山路,沿江的木制板房矮矮的罗列着,靠水的后面象是湘西一带的吊脚楼,自北而下的建溪与由西而至的西溪汇聚于此,合二为一成为闽江,在三江汇合处衍生出一湾浩浩的剑湖,也称双剑潭。

说起这个湖名,外地人不怎么知道,我也是问了居住在双溪楼附近的亲戚,才知道是有一个典故。南平在宋代称南剑州,明清为延平府,今天它所辖下区中就有一个延平区;据《东周列国志》和《晋书·张华传》记载,传说古代著名的干将、莫邪雄雌双剑在延平湖相遇后化成双龙冲天而去。由此诞生著名典故“延津龙剑”。

双溪楼独立在闽江的起点,朱熹描写过这里的地理环境“川流汇南奔,山豁类天辟。层甍丽西崖,朝日群峰碧”。 诗中所写在白天可以历历再现,一览无遗。郭沫若于1962年秋在南平游历时写下的《咏南平》也直白地描述了当时的环境:

 

廛市因山成,南平势不平。

山围八面绿,水绕二江清。

……

双江合流处,二塔耸江头。

山川异今昔,水火济刚柔。

造纸中心地,住家虚脚楼。

车船无旦夕,仿佛在渝州。

 

夜晚的风轻拂着络绎的游人,似乎没有寒意,元宵的热闹正紧锣密鼓,早春二月的江上时时被焰火一团团点亮,明灭之间闪动着瑰丽的光晕。江水空流,远山寥阔,对面隔江对峙的九峰山和玉屏山若隐若现,山上的双塔站立几百年了,塔上镌刻着的“民财永阜、文运遐昌”八个大字,是否今夜有露水在默默地阅读。

当年辛弃疾在这楼上写了两首词,其中一首是著名的《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我觉

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峡束沧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

 

字里行间有对当年眼前胜景的描绘,更多的是借景抒怀。提起宋朝,我心里有不同的感慨,一幅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和柳永、晏几道、张先、秦观的诗词让我们对北宋的繁华充满艳羡;一句“南师北望又一年” 、一串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叠句不禁让我们对南宋的多粲扼腕叹息。

如今的双溪楼景色已不复当年幼安笔下的描绘,因下游新建了水库,再也没有“片帆沙岸,系斜阳缆”的美景。当年闽中的另一爱国词人张元幹路过此地留下了《风流子──政和间过延平,双溪阁落成,席上赋》一词,其中咏到“对山滴翠岚,两眉浓黛,水分双派,满眼波光。曲栏干外,汀烟轻冉冉,莎草细茫茫。无数钓舟,最宜烟雨,有如图画”。眼前的江山在文人的笔下确实动人,江面上曾经双剑化龙,妙笔却能画龙点睛。

而今渔舟唱晚、月明吹笛的画面只有在发黄的纸页里才能看到,留下的只有缅怀。

  如果工业布局考虑得当,附近没有造纸厂和针纺厂排放的污水,如果对岸曾经柳浪闻莺、诗文唱和的“藏春峡”不辟为精神病院,如果没有太多的如果,双溪楼周边会象展子虔的《游春图》或是唐朝李思训的《江帆楼阁图》一样,保持她妩媚的一面。

  这里曾是“理学名邦”,对岸的九峰山还建有“延平四贤”的记念祠。杨时、罗从彦、李侗、朱熹四大理学家就是在此诞生和繁衍他们的学说。民族英雄郑成功也在这里被授封为"延平郡王"和"延平王"。

  俯瞰楼下,长长的龙阵已经过去,热闹也过去了,一路上寒风在收集着落叶和烟花爆竹的纸屑,人群四散,路灯洒下苍白的光圈,双溪楼隐没在历史和现实之中,洗尽铅华,一任江水从身旁流过。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闽江水从这里向南又折东奔流,唯有双溪楼默默伫立着,在喧闹的夜色里等待又一轮清新的旭日。

 

 

                文 / 郑其荣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