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银杏──金黄的叹息  

2010-11-30 11:42:35|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银杏──金黄的叹息 - 郑龙 - 郑龙

 

        南方的冬天满山还是翠绿的,看惯了郁郁葱葱、深浅不一的绿色,总想在哪一片山野突现另一种惊喜,比如红叶,比如黄花。

       现在,我就站在一个荒僻的小村,头上是蔚蓝的苍穹,蓝的透明;远处是绿色的山野,点缀着黄褐色的树丛;而脚下,金黄的落叶一片片闪烁──那是银杏。

       在福建,这是最大的银杏群,位于尤溪县中仙村的龙门场自然村。从福州市区驱车3个多小时,就是为了看看这满眼的金黄。

       赏银杏的最佳时节是在深秋,若能赶在霜冻之前,且树上的黄叶剩三分之二,地上的落叶三分之一铺满时,那是最美的时刻。我们显然已迟来一步,银杏叶已凋落了许多,仿佛已等我们太久,只留下枯黄的叹息,像是陈年的信笺送抵手中已发黄,不忍拆阅。

       我们慢慢地读着,品着,仍有感动从中泄漏……

       落了一地的银杏叶子在我们足下簌簌作响,深黄色的、深褐色、黄中带黑的叶片在草地上堆积,夕阳把它们塑造成金子或黄铜,又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抖落了邮筒,一张张明信片散落一地,那是寄给冬天的问候。而树上,金黄的信笺还没写好,阳光的底色还在漂染,它们在逆光下或绿或黄,似乎在等待最后的卸妆。

       凋落是它最美的方式,身上闪烁不定的光斑如同风起时湖面的涟漪,更像是苗家少女穿戴的银饰碰撞时所发出的银白的呢喃。我的手心握不住它短暂的美丽,它被风吹走了,飘过村庄,飘过寺庙的飞檐,飘过颓圮的土墙,飘过山涧,飘过我们柔软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