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悼念一只鱼  

2010-02-28 12:34:49|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送我一个小小的金鱼缸,她是一位酒厂的老板,年轻漂亮得就象一尾金鱼。只要有空放放水,投投铒料就可以了──她如是说。

橘红色的小鱼在透明的玻璃缸里游得正欢,雨花石的肌理闪烁着水的掌纹;在水的柔波里,每一只金鱼都是一朵游动的花。仿佛不再凋谢,给人以持久的愉悦。

每天傍晚回到家,我能感觉到鱼们的兴奋和对我的期待,它们从沉默的四周向我游来,张着嗷嗷待哺的小嘴,我走近它们,拿出铒料往缸里洒落,几只鱼儿探出水面争相噘食,尔后转转身又沿着缸沿快乐地游弋。

某日,我发觉少了一只金鱼,我沿着鱼缸周围找寻,看到它躺在靠墙的一角,我想它是跳跃出来的,发现已不能再跳回鱼缸,也许是它觉得鱼缸的世界太小了,天天透过一层薄薄的玻璃,看到近在咫尺的外面阳台的天空恍如隔世。

我捧着它小小的躯体,象握着哀婉的叹息,迟迟不肯放下。它已失去鲜红的光泽,如黄土一般僵硬。

我把它埋在阳台花盘的泥土里,与玫瑰为伍,算是一座小小的花冢。若有知,它能感受到玫瑰花的根须在生长,我每一次浇水,它应能知晓,我的爱在一滴滴的渗透。阳台外的天气变化是那么丰富:春天有雨水,夏天有阳光、深秋的雾气笼罩着花叶,寒冬的伤害无法渗入。

我望着小小的鱼缸,突然想起欧阳修《养鱼记》中的两句话:“渺然有江湖千里之想,斯足以舒忧隘而娱穷独”。他从小小的池塘里感受到渺远和广大,消融了烦扰和孤独。我却有一种扼腕叹息的自责──我可以把弱小的鱼类放入小溪和大海,让它们自由自在的遨游,──没有禁锢,没有豢养,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流浪。──鱼缸,不是它最后的归属,不是从一只手到另一只手的贩卖,它到了我的手里成了最后的命运。翻阅获2008诺贝尔文学奖的勒.克莱齐奥的〈金鱼〉,其中的主人公从小被人拐卖到世界各地,没有家,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书中这样写道:“喔!鱼儿,小小的金鱼,你可要小心了!因为这世上有这么多套索,这么多网罗等着要捕捉你”。这话让人伤感。人世险恶无处不在,我之于金鱼也是如此,我间接谋杀了弱小的生命,私下为自己寻找悲悯的理由。

人们往往为了自己的喜好,把柔弱的掠为己有,继而挖空心思地为它装饰与呵护,以为这是一种示爱。泰戈尔说过:鸟翼上系上了黄金,这鸟便永不能再在天上翱翔了。

用藩篱囿住了水中游动的花朵,但不能羁绊它自由的一跃。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