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写在吴冠中逝世之际  

2010-06-27 12:54:53|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月25日,当世界歌迷都在纪念流行音乐天王迈克?杰克逊逝世一周年的时候,又惊闻国画大师吴冠中先生辞世的消息。我并不悲痛,毕竟大师在91岁时寿终正寝。
       这位于1919年出生,1946年考取全国公费留学绘画第一名的美术天才,一生都在倡导“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现代化”的创作理念,他自己更是身体力行,创作了一大批国画与油画作品,2000年,被法兰西学院艺术院聘为通讯院士,这是法兰西学院成立近二百年以来获此殊荣的第一位亚洲人。
       读中学时,我曾用水粉临摹过他的油画《湖畔》,觉得先生的画面简洁而富有诗意,那时我还不知道有俄罗斯的列维坦,现在想起来他们两位的风景画都有如抒情诗一般,笔触抵达画布的深处,在我们的内心回响。
       他的国画大都为小品类,让人记忆深刻的并非那些巨构,如《北国风光》等,他创作的一系列江南水乡的国画,即师承了潘天寿的简约,又有传统水墨画的意韵。他将国画的点线面推进到了一个极致:色彩如风和日丽,线条似行云流水,构图虚实相间,意境豪放婉约;玩味这些画作仿佛是在品读王维的小诗;既有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的空灵,亦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阔。
      近期以5712元拍卖成功的油画长卷《长江万里图》,是先生于1974年创作的,整幅作品立意高远,其中融入了传统国画的多点透视,又有水墨画的酣畅淋漓,西洋的画种在他笔下用中国的文化底蕴来阐述,开拓了更广泛的语境。但吴冠中并未一直沿着这种风格继续走下去,他还在创新;正如他自己在《绘画的形式美》中告诫我们: “风格是可贵的,但它往往使作者成为荣誉的囚犯,为风格所束缚而不敢创造新境。”
     他的画作拍卖屡创新高,有人统计,他作品的总成交额已达17.8亿元。按时下坊间量衡,他早已是亿万富翁了,可他把作品捐助给了美术馆,自己仍在“蜗居”里挥毫。这让我想到当下芸芸众生,想到某些电视媒体的拜金主义的浪潮,一波“工作40年不如炒房3年” 刚歇,另一波“宁在宝马里哭泣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又起,你的道德底线是否经得起冲击?我不知道。然而吴冠中先生的话仍言犹在耳: 画家走到艺术家的很少,大部分是画匠,可以发表作品,为了名利,忙于生存,已经不做学问了,像大家那样下苦工夫的人越来越少。
       这已经不是一个领域的现象,连艺术也不可能成为出污泥而不染的莲花了。所以陈丹青能愤然辞去清华大学教授一职,走出羁绊的体制,回到《西藏组画》里那片晴空。“我不想再玩下去了” ──他与吴冠中只是想保有艺术的最后纯净。 
       听听吴冠中怎么说∶──整个社会都浮躁,刊物、报纸、书籍,打开看看,面目皆是浮躁;画廊济济,展览密集,与其说这是文化繁荣,不如说是为争饭碗而标新立异,哗众唬人,与有感而发的艺术创作之朴素心灵不可同日而语。
       我还想拿陈丹青当年对报考他的博士生反讽的话来摆弄一下: “好好准备政治和外语,其他都是胡扯!”还有他对媒体说的 :“对任何一位想当艺术家的青年,今日的考试制度是不折不扣的荒谬与侮辱。”当然,他们无力打破僵化的壁垒,但他们说了,做了。──凭着一颗知识分子应有的良心。
      做一个真实的人,其实与做一个讲真话的人一样,不仅仅需要勇气和智慧,更需要一种社会的良知! 巴金如此,吴冠中如此,远在俄罗斯的索尔仁尼琴如此,人们总是在建筑各式各样的古拉格群岛,是谁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当无形的手掠过浮躁、物欲,向着晴朗的一角延伸,或许那里,才是我们最后的精神家园。
      真想看看吴冠中先生的调色板,他是怎样调出人生最亮丽的色彩?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