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腌苦笋  

2010-06-06 17:04:47|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到暑假,便与母亲通了电话,说是要回家看看,母亲高兴得在电话中絮絮叨叨的唠着家里长家里短的,说是为我用酒糟腌制了好多苦笋,只等我回家后去拿。

腌苦笋是我小时候早餐最爱吃的菜了。别看它从坛子里拿出粘糊糊的,裹着一团团红色的酒糟,可用水一冲,白里透红的苦笋晶莹剔透,如同一根根白玉,柔可绕指,嫩如新藕,每根约拇指大小,再粗一些,可直接用手撕成三四瓣;吃的时候,不用加佐料,口感不咸不淡,口齿间还留有淡淡酒香,就像苏东坡描绘的“待得余甘回齿颊,已输岩蜜十发甜”一样。

在老家,尤其在乡镇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会造酒,红酒偏多。记忆中我家每一年都要酿制两坛,大坛100斤重,小的有60斤左右,每逢过年过节,娶亲嫁女或亲朋好友相聚便从坛子里舀出来分享;家乡的人极为好客,若招待朋友同学,是一定要让对方一醉方休的,一碰就是一碗,没有杯子,尽兴时,还猜拳行令,吆三喝五的。有时菜吃完了,便拿出腌制的苦笋或是油炸花生米,只要有其中一碟,推杯换盏还是要继续的;大有“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的架势。当酒坛的酒用竹筛沥出后,坛底剩下的酒愈加浓郁,但也夹带着些许的酒糟;这些酒糟可以附丽很多东西,尤其是腌制青菜和萝卜的辅料,也可与蔬菜一同热炒,象春季山上采撷的蕨菜,用酒糟炒熟,那是别有一番滋味。

老婆偶尔去市场买一些苦笋,她先是剥去外壳,然后把苍白的笋切成一片片的,放入水在锅里清煮,那味道很苦。她说:这营养丰富,维生素和氨基酸不易流失,它的粗纤维有促进胃肠蠕动,减少胆固醇的作用。──听她如此细说,倒也吃了一点,总觉得没有母亲腌制的好吃。

儿时在家乡,也曾随同学登山采笋,一般选在暮春时分,那时冬笋已谢,春笋刚过,正是苦笋拨节之时,我们嬉闹着,在竹林里游荡,看见地上才露尖尖角的笋苞就蹲下来采集。一天下来,少说也有十几斤,对于我来说这已足够了。

离开老家已好多年,城市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超市里也少有农家的特产,快食文化琳琅满目,酒家里各地的菜系应有尽有,口味多了,却品尝不出记忆中那份独有的口感,总有什么在慢慢流失,总有一些个性化的事物被整合为一统的品质──包装、标签、色素、防腐剂等等。只有在这时──从偏远地方捎来的特产常常成为一种奢望和惊喜。

我记得孩提时代家乡赶圩的情形,各个村子的农民把自家种的农副产品和家畜在每月的初五和十五自发地拿到镇上来卖,形成一个固定的集散地,我家就在镇子中央,每到赶集之日,我家就成了乡下亲戚的落脚地,同时也堆放了好多土特产,集市上卖完了再回来取走摆摊,这种约定俗成的日子,是我们儿童和少年最好的去处,挤压在水泄不通的人群里,看看满地的山货,询问物产的价格,偶尔买一些玉米和山楂糕尝尝,大人喜欢带一些禽蛋和笋干回家,而日子就那样在喧闹中流过。

母亲在电话中提到:现在已没有赶圩,山上的野味也没了,就连那苦笋也是乡下的亲戚送来的,他们分到的山地,大都种毛竹和水果,几个表兄还叨念着你,希望放假回来一起到山上去挖笋。

今年正月回去,笋没挖成,倒是带了几罐腌制的苦笋,每天早上一碗稀饭就几根糟笋,于我来说已是满足,我仿佛回到少年时代,虽然那时生活艰苦,苦得像没有加工过的青笋,但那透出的香味悠远而绵长。

 

  评论这张
 
阅读(60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