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当爱情路过我的驿站  

2010-06-07 14:46:02|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下班时,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手机号,原来是母校政教系的哥们打来的,他在电话中急促的说着:“我在福州参加一个教学的会议,小姗也在梅峰宾馆,过来吧,她也想看看你。”

十年了,我曾经的情人来到她熟悉的城市开会,当年我们在同一所大学里读书,她在中文系,我在美术系;我们的初恋就在那儿开始……

十年前,我因高考巡视来到闽南泉州的某所中学,任务完成后我顺路去她工作的大学找她,在她的家里我们聊着一些无关的琐事──工作上的、生活上的,她的丈夫忙着端水和削水果,她可爱的小孩在旁边淘气的玩耍,客厅和餐厅的墙壁上挂着一些装饰画,她说这是我当时的专业,是按我的喜好张挂的,我不禁有些惶然和不安。第二天我在回来的车上,收到她手机上发来的一条短信:赶紧结婚,我不喜欢你一直单身。

随后,结婚成了我必须完成的任务,我的心开始收回,开始按世俗的成见生活,收回漂泊浪迹,收回那些无果的恋情,不再沉湎于激情和浪漫;从旁人的叮嘱里喑哑了《单身情歌》。

……现在,我就坐在宾馆的大堂里,等着她从会议室出来,我陷在松软的沙发里吸着烟,想着和她分手的情景:九十年代初,我们毕业了,各自分配在不同的高校,当时没有手机,电话也不方便,惟有鸿雁传书,邮局和车站是我经常奔赴的场景,二百多封信写满了各自的思念和期待,期待调动的成功,期待能长相厮守;年轻的我们没有家庭背景,搞调动光凭一腔热情是不够的,努力总是那么单薄和遥遥无期……于是,我写了最后那封绝情和无奈的信……

会议结束了,她正从楼梯上款款走下,来到我面前。似乎没什么变化,与十年前仿佛,她坐在我旁边另一张沙发上,两张沙发之间仅容一人通过,我却感觉是隔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似乎在我们中间隔着另一个男人。

我们聊着,话题空乏而广,比寒暄多一些,她谈着儿子的乖巧和懂事,已在读小学三年级,边讲边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让我欣赏她为孩子拍的一些照片。看着一祯祯可爱与淘气的影像,我的内心默默地为她祝福,毕竟生活原本是现实的一部分,而浪漫,只是记忆的点滴。

她讲了丈夫的现在,已不再象当初那么对峙,经过十年的岁月磨合,原先感情摩擦引起不快的细微末节,已趋于平和。我知道,当初我们恋爱时,他的丈夫是她校内的辅导员,他当然明白我们的过去。我说:男人或许执着于女人的过去,磕磕碰碰难免是有的,好在时间会熨平心灵的褶皱。她笑着说:我还好了,梅可是活在家庭的抑郁里,毕业后她嫁给了当地一位企业老板,结婚时她向丈夫坦露了大学时曾经的恋情,谁知老公耿耿于怀,从此对她冷落有加,经常在外彻夜不归。她可是感情的宅女,象古诗说的,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梅,就是起先打电话与我的政教系哥们的女友,充满才气而文雅的师妹。那时我们四位在校园里经常小聚。他弹着吉他,梅双手托着下颔痴痴地倾听……

我问她:现在还写诗吗?

已不再有当年的雅兴了,只是偶尔翻翻诗集。──她说

台湾诗坛有一对伉俪──罗门与蓉子,曾使她迷恋一阵子,蓉子有一首诗曰《青鸟》,记得有一次我们聊得正欢,想起一句诗,我们会在半夜里起床,把瞬间的灵感摸黑写在笔记本上。其中一句是:愿青鸟在我们中间飞来飞去。

不一会儿,车子便来接她,她要随车回校,回到儿子奔跑的双手,回到客厅松软的沙发,回到柴米油盐,回到生活的真实和继续。

打马经过的路上,我只是消失在尘埃扬起的一个小小的驿站,曾经逗留过的感情,不是太早就是太快,当爱情擦身而过,只留下明月青灯摇晃在心灵的荒野。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