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纸上的凤凰  

2010-09-27 15:06:3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少有一座小城能象湘西的凤凰一样,以其甜柔的山水和深厚的人文吸引着游客。

其实我是从沈从文的文字里启程的,他的小说和散文是最好的导游解说词。当进入古街,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保存完好的两层楼砖木结构,明清风格的封火山墙的翘檐一个接着一个象成群飞鸟的翅膀,广场的影壁镌刻着前总理朱镕基题写的“凤凰城”三个字,身后是被誉为“中国文化贵族”陈宝箴的故居,其孙国学大师陈寅恪就从那里走出。拐过几条青石板的小巷,一路有保存完好的古城墙,还有土司老宅,我径直来到了沈从文的故居,两进的四合小院粉墙黛瓦、古朴幽雅,一扇漏窗吸引我驻足,透过雕花的窗棂往外看是天井与络绎的游客,我在暗处瞬间觉得时光倒流,仿佛看见儒雅的沈老在书房硕大的案几上疾书,看见他在解放以后远离文学的无奈和屈辱……

我想能被路易·艾黎称为中国最美的两座小城之一的凤凰,其精髓部分一定是浅浅的沱江和两岸的吊脚楼,还有临水的石板街和浓郁质朴的民风。

在古城墙渡口处,可以看到水上散落一些石头,当地人称“跳岩”,此岸的人们大都从这石桩上走到彼岸,原始的交通方式变成一道美丽的风景,象是音符点缀在流动的谱上,淙淙的水声就是它的旋律。

那时的泊船是系在吊脚楼下的,现在已看不到,当我沿着沱江河泛舟,两岸的吊脚楼不再伸入水中,而是支撑在离水上几米高的花岗岩缝隙。水犹清冽,倒映着两岸的人家,土家妹子仍在岸边的水井洗菜捣衣。她们是《边城》里温柔清纯的翠翠吗?抑或是箫箫?还是《丈夫》里哀婉的媳妇?──都不是,苦难已沉淀,有的是两岸的欢笑,流水的潺潺。

凤凰最美的当数虹桥一带,峡谷束江,波光云影,木屋栉比鳞次;虹桥为古老的石拱桥,上有长廊,廊内罗列着一排小小的店铺。出自凤凰的“画坛鬼才”黄永玉在《太阳下的风景》里这样描写道:“桥中间是一条有瓦顶棚的小街,卖着奇奇怪怪的东西。桥下游的河流拐了一个弯,有学问的设计师在拐弯的地方使尽了本事,盖了一座万寿宫,宫外左侧还点缀一座小白塔”。此时我就站在白塔下,看河水扭动着塔身的影子,看小船的桨橹荡起阵阵涟漪,远处水上的竹榭飘来土家妹的山歌……

这里是游人最多的地方,沿岸的服装店与工艺品店一间挨着一间,琳琅满目;吃的特产也很多,有血粑鸭子、猕猴桃、葛根、腊味等,这里的姜糖微辣而酥甜,为此我逛到了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理熊希龄的故居旁,那里的姜糖据说最正宗最有名,我便买了一些留待回去品尝。

第二天凌晨,我在下榻的农家的阳台瞭望古城,经过一夜喧嚣的山城安谧祥和,远离了商业气息:酒廊的吆喝声远了,迪吧的轰鸣声远了,排档烧烤的烟味酒气远了,游客与店家的讨价还价远了。唯有凉风习习,伸手可劈空握住湿润的雾气;近处的民居青瓦白墙朦朦胧胧地显现,远山如黛,雾霭飘浮,沱江自墙角与檐间悠然流淌,虹桥静穆地横亘两岸,犹有不眠的灯笼惺忪地亮着。我走在无人的街道,路边的河水拍打着停泊的舢板,轻柔而有韵律;昨夜的河灯已暗淡,放灯人的祈福或许还在梦中飘流。此刻我听不到白天与夜晚的喧闹,我似乎觉得,这才是凤凰城的本来模样,它应是一幅唐宋的水墨,经千年时光的氤氲,古朴而高雅。当世俗的浮华与诗意的宁静碰撞,我愿意回到她疲惫的梦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