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婺源油菜花开  

2011-04-14 12:42:5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婺源油菜花开 - 郑龙 - 郑龙

 

 

早就听说婺源的油菜花与众不同,总想抽空去看看,在几位驴友的商议下,我们决定在清明放假那几天前往江西,那时花正茂盛,也无风雨也无晴,适合作短期的踏青。

生活在福州,每一年的三月我都会往周边的县市去看看油菜花,体验“农家乐”的别样风情;个人觉得油菜花的种植规模略显局促,十几分钟就能走遍,几次过后,留下的印象极浅极淡,以致内心里一直想去看看云南罗平的花海,看看江西婺源的花田。

四月三日,我们从婺源的李坑村出来,直奔江岭──油菜花盛开的地方。

去往江岭的路上,沿途乡村从车窗外缓缓闪过,丘陵、平畴、小溪呈现出大块的蓝灰色,或深或浅;一丛丛徽式民居发出陶瓷一样的白色,而围着它的是黄得耀眼的大片金黄,这就是婺源的油菜花,这一畦畦油菜花像是一笔浓重的油彩,单纯而亮丽地刷在灰色的画布上。没有深浅之分,毫无过渡的层次,只是一味地兀自金黄。

“更好看的花还在后头呢。”不知谁说了一句。我知道,他指的是此行赏花的目的地。

车到了江岭,纷至沓来的游客已是密密匝匝,呼朋唤友好不热闹;摊点星罗,兜售工艺品和搭车上山的吆喝声充塞耳际。我和大有找了摩的师傅一个劲地砍价,铁马与丽人开始在景区门口拍照,谈妥了价格,我们四人分乘两辆摩托车沿盘山公路蜿蜒,前往山头上远眺油菜花最高的观景台。到了山头,只剩我和大有,另两位了不知去向,想必是被摩的师傅忽悠了方位,走了更长的路线。等不了也罢,我们两人就在最高的山村里信马由缰地走着。

婺源的油菜花近几年吸引了各地的游客,据统计,婺源去年的游客量为500多万,这是一个10%的增长速度,当然这归功于具有前瞻性的当地官员:利用已有的文化资源,大力开拓与其相关产业,不仅在生态环境方面治理污染企业,禁止森林砍伐,清洁水资源。远见有力的措施使生态旅游成为一种可能。婺源的魅力渐渐显现,她在悄悄走近我们。

这是江岭村的一个自然村,依山而建,从古驿道和樟树树冠来看,都有千年的历史,有些颓圮的围墙和斑驳的门窗随处可见,徽式的白色古民居与在建的新房浑然一体,屋前屋后的菜地或田间是清一色黄澄澄的油菜花,村子四周环绕着一层层梯田,淡绿色的田埂分开了油菜花的层次,鹅黄的花带一条条围着山腰系在粉白的村庄四周,仿佛一个巨大的花篮,傍着苍白的天空显出鲜艳的辉煌。

走到第二个观景台,顿时视野开阔,群山向两边退却,、腾出宽敞的峡谷,向前一直延伸,由于早上小雨停歇,午后的大地清新明朗,视线极好,一眼就能望见淡蓝色的远山。在我们脚下,一层层梯田自上而下,从蜿蜒的蛇形到山脚下渐渐铺展为大片的田野,金黄的油菜花像滚滚的洪流奔泻而下,泛滥在山丘原野,淹没了山路、小溪、石桥,暗淡了云天、山色、村落。

──这是花的盛会,集结了最单纯的家族。以一种高贵的颜色宣告了自己的存在,不再是路边几株稀疏的花朵怯弱地摇曳,博取三三两两的爱怜。

──这是花的宣言,最弱势的群体不约而同突破了束缚的藩篱,不为盆景,无须人为修剪,以一种朴素的的姿态渲泄内心的狂野。

春天,春天,像是突然降临的季节,让人措手不及,毫无准备地陷入了视觉的快感和内心的体验,没有五彩缤纷,没有一枝独秀,仅凭简单的色彩向四面八方出发,让春天降临,成为一个季节的符号。

她不知道自己的恣意绽放,赢得了漫山遍野的喝彩,人们在花地里穿梭,留连忘返。没有人告诉她,她的莅临才是春天;或许要住下来,在此地小憩,才能知道春天不过是一朵小小的油菜花,不过是心里那一抹挥之不去的淡淡的相思。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