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于无声处的呐喊  

2012-06-05 15:55:1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蒙克的《呐喊》

于无声处的呐喊 - 郑龙 - 郑龙

 

前几天忽闻挪威画家爱德华·蒙克的《呐喊》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专场拍卖会上,以1.199亿美元的天价成交。这是画家于1893年创作的“生命组画”中的一幅,所画材料为厚纸油画与粉彩。

《呐喊》表现的是内心深藏的压抑和歇斯底里的发泄。

表现主义绘画是一支难以界定的流派,它出现在19世纪末与20世纪初,它真正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早期日耳曼人的蛮族艺术,在中世纪,哥特艺术已呈现个人的主观色彩,他们不再拘泥于写实的风格,更在意强调内心的自我感受。当我们用眼睛去看客观世界,而他们用心去触摸,世界在他们笔下充满情感的意象,甚至成为一个符号,最后只是用画笔把内心的感触外化---轮廓或变形、色彩或夸张、线条或抽象,从而凸显极端的主观特征。

早期学画时,我们更注重临摹写实的古典画风,尽量接近拉斐尔和安格尔,逼真──成了描绘的追求目标,当然这是必经之路,而后的现实主义、浪漫主义都沿袭写实风格,直到印象派的出现,色彩经历了一个翻天覆地的改革,打上了个人鲜明的烙印。莫奈的风景《日出》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引发了更多个人的“表现”。

于是有了蒙克的《呐喊》。

大学期间,我读《外国美术史》时,就被它强烈震撼过。简单的三原色──红黄蓝单纯耀眼地晃动,不加修饰的笔触或直线或弯曲地掠过画布,天空血红得令人烦躁。栏杆远处两位男子悠闲地驻足观望,更远处的城市掩映在蓝色原野中,海湾明晃晃的蠕动,仿佛这一切是他们的,世界与“我”格格不入;“我”处在画面的下方,想起了什么?胸口如此发胀?

我在读此画时,脑海里闪过艾略特《J·阿尔弗瑞德·普鲁弗洛克的情歌》其中的两句诗:

正当朝天空慢慢铺展着黄昏
好似病人麻醉在手术桌上……

画家在谈到创作这幅时说:“我和朋友一起去散步,太阳快要落山时,突然间,天空变得血一样的红,一阵忧伤涌上心头,深蓝色的海湾和城市,是血与火的空间。朋友相继前行,我独自站在那里,突然感到不可名状的恐怖和战栗,大自然中仿佛传来一声震撼宇宙的呐喊。”这是一种无以言表的悲怆,不是肉体的不堪重负,不是现实中的得与失,更多的是意志和精神的无奈。可以想象,蒙克五岁时,母亲患肺结核去世,父亲是精神病患者。接踵而来的是14岁时兄弟的早逝和姐姐苏菲的夭折。然后父亲辞世,小妹也成了精神病患。自身的体弱与家庭接二连三的变故在他个人的内心深深烙下了伤痕。他觉得身边的一切令人不可捉摸,难以把握的世界如此陌生;这些伤痕结痂,隐藏在时代的外衣下。仿佛一块礁石,以为习惯了海水的无休止拍打,可以麻木在盐水的侵蚀中,却在另一个场景里被唤醒,发现愈合的伤口再次迸裂、瞬间回到惨痛的记忆。各种经历与感受在这一刻不由自主的向外宣泄……

如画中所示:漫画式的人物,神情枯槁,面容似被恐惧扭曲,双手捂紧耳朵,声嘶力竭地嚎叫,那叫声穿越沉睡中的孤独和苦闷。

蒙克接着描述:“我感到一声刺耳的尖叫穿过天地间;我仿佛可以听到这一尖叫的声音。我画下了这幅画——画了那些象真的血一样的云。──那些色彩在尖叫──这就是‘生命组画’中的这幅《呐喊》。”他曾在此画的草稿上写道:“只能是疯子画的”。

用波德莱尔的话来说,这是一朵震撼人心的“变态的花”。波德莱尔从腐朽恶心的《兽尸》看到美。想像爱人也会如腐烂的动物尸体一样可怕,“那时,我的美人啊!当寄生的虫豸,用亲吻将你全身吞噬,请转告它们:我的爱虽然分解,我永存她神圣的丽质。”同样,罗丹的雕塑《欧米哀尔》呈现给我们类似的体验:一位年老色衰的妓女,低着头伛偻着干瘪丑陋的身子,像在诉说什么。这位当年红极一时的美人,为什么罗丹不把她妩媚地表现出来。人们往往喜欢欣羡美丽的事物,满足感官的愉悦,罗丹却从体裁深处揭露出生活是如何扭曲她的身体和灵魂,让作品“丑得如此精美”。

同样,这幅“只能是疯子画的”《呐喊》,精确地描绘了人类普遍的苦难和孤独。鲁迅早年编辑过《蒙克版画集》,他们的心灵有过共鸣,以致鲁迅给自己的小说集也取名《呐喊》。鲁迅从自身的孤独里感受着他人的苦难,完成了自己。被劫掠的孤独是一种苦难,像莎士比亚的《李尔王》,老国王遭遗弃后在暴风雨中的荒野撕心裂肺的哭喊,像巴尔扎克的高老头被女儿遗弃后痛苦的凄凉,都是内心无助的苦痛的表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遭遇常给我们以启迪。

蒙克的伟大之处在于,当表现主义一词还未出现时,《呐喊》就已经于1893年完成了。他最完美地体现了表现主义的本质,使之成为现代绘画史上一个重要的流派。人们在他的画前见到了自身的影子,怜悯与拯救在画中浮现。

同一时期的挪威戏剧大师易卜生说过: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人是最孤独的人。这似乎是在说着蒙克。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