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其荣

我爱这土地

 
 
 

日志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七章--第九章)  

2014-03-29 21:38:24|  分类: 外国经典长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涅 著  冯至 译

 

   第七章

   

 

 

 

 

 

我回到屋里睡眠,

好像天使们催我入睡,

躺在德国床上这样柔软,

因为铺着羽毛的褥被。

 

我多么经常渴望

祖国的床褥的甜美,

每当我躺在硬的席褥上

在流亡中长夜不能成寐。

 

在我们羽毛被褥里,

睡的很香,做梦也甜,

德国人灵魂觉得在这里

解脱了一切尘世的锁链。

 

它觉得自由,振翼高扬

冲向最高的天空。

德国人的灵魂,你多么骄傲,

翱翔在你的夜梦中!

 

当你飞近了群神,

群神都黯然失色!

你一路上振动你的翅膀,

甚至把些小星星都扫落!

 

大陆属于法国人俄国人,

海洋属于不列颠,

但是在梦里的空中王国

我们有统治权不容争辩。

 

我们在这里不被分裂,

我们在这里行使主权;

其他国家的人民

却在平坦的地上发展──

 

当我入睡后,我梦见

我又在古老的科隆,

沿着有回声的街巷

漫步在明亮的月光中。

 

在我的身后又走来

我的黑衣乔装的伴侣。

我这样剖疲乏,双膝欲折,

可是我们仍然走下去。

 

我们走下去。我的心脏

在胸怀里砉然割裂,

从心脏的伤口处

流出滴滴的鲜血。

 

我屡次用手指蘸血,

我屡次这样去做,

用血涂抹房屋的门框,

当我从房屋门前走过。

 

每当我把一座房屋

用这种方式涂上标记,

远处就响起一声丧钟,

如泣如诉,哀婉而轻细。

 

天上的月亮黯然失色,

它变得越来越阴沉;

乌云从它身边涌过

有如黑色的骏马驰奔。

 

可是那阴暗的形体

仍然跟在我的后边,

他暗藏刑刀──我们这样

漫游大约有一段时间。

 

我们走着走着,最后

我们又走到教堂广场;

那里教堂的大门敞开,

我们走进了教堂。

 

死亡、黑夜和沉默,

管领着这巨大的空间;

几盏吊灯疏疏落落,

恰好衬托着黑暗。

 

我信步走了很久

沿着教堂内的高柱,

只听见我的伴侣的足音

在我身后一步跟着一步。

 

  我们最后走到一个地方,

  那里蜡烛熠熠发光,

  还有黄金和宝玉闪烁,

这是三个圣王的圣堂。

 

  可是这三个圣王,

  一向在那里静静躺卧,

  奇怪啊,他们如今

却在他们的石棺上端坐。

 

  三架骷髅,离奇打扮,

  寒伧的蜡黄的头颅上

  人人戴着一顶王冠,

枯骨的手里也握着权杖。

 

  他们久已枯死的骸骨

  木偶一般地动作;

  他们使人嗅到霉气,

同时也嗅到香火。

 

  其中一个甚至张开嘴,

  做了一段冗长的演讲;

  他反复地向我解说,

为什么要求我对他敬仰。

 

  首先因为他是个死人,

  第二因为他是个国王,

  第三因为他是个圣者——

这一切对我毫无影响。

 

  我高声朗笑回答他:

  你不要徒劳费力!

  我看,无论在哪一方面

你都是属于过去。

 

  滚开!从这里滚开!

  坟墓是你们自然的归宿。

  现实生活如今就要

没收这个圣堂的宝物。

 

  未来的快乐的骑兵

  将要在这里的教堂居住,

  你们不让开,我就用暴力,

用棍棒把你们清除。”

 

我这样说,我转过身来,

我看见默不作声的伴侣,

可怕的刑刀可怕地闪光──

他懂得我的示意。

 

他走过来,举起刑刀,

把可怜的迷信残骸

砍得粉碎,他毫无怜悯,

把他们打倒在尘埃。

 

所有的圆屋顶都响起

这一击的回声,使人震惊!

我胸怀里喷出血浆,

我也就忽然惊醒。

 

〖说明与注释〗

这一章是前章的继续。作者通过一个梦叙述那个“黑衣乔装的伴侣”怎样实践他的革命思想。作者再一次用他在第四章里已经提到过的三个圣王来比喻旧时代陈腐的事物。这三个残骸早就应该把圣堂让给“未来的快乐的骑兵”居住,但他们盘踞在那里,不肯退出。其中一个甚至说,因为他是“死人”、“国王”、“圣者”,所以有理由在这里受人尊敬。最后只有用暴力把他们打倒。在描写这个梦以前,作者对于德国人满足于只在思想中寻求自由的落后状态给以讽刺。诗人席勒在1801年写过《新世纪的开端》一诗,其中提到法国人主宰陆地,英国人占领海洋,德国人则走向内心,“自由只在梦国里存在,美只在诗歌中繁荣。”可见这种逃避现实的唯心主义思想在落后的德国是相当普遍的,甚至席勒对此都不以为耻,而加以颂扬。

①作者在这里运用了《旧约·出埃及记》第十二章犹太人在门框上涂抹羊血作为标志的故事。不过意义正相反,犹太人涂抹羊血是为了免于灾难,诗里的主人公在人家的门框上涂抹了他的心血,是对这家的惩罚;立即响起一声丧钟,这意味着他的伴侣将执行他的判决。

 

 

第八章

 

从科隆到哈根的车费,

普币五塔勒六格罗舍。

可惜快行邮车客满了,

只好乘坐敞篷的客车。

 

晚秋的早晨,潮湿而暗淡,

车子在泥泞里喘息;

虽然天气坏路也不好,

我全身充溢甜美的舒适。

 

这实在是我故乡的空气,

热烘烘的面颊深深感受!

还有这些公路上的粪便,

也是我祖国的污垢!

 

马摇摆它们的尾巴,

象旧相识一样亲热,

它们的粪球我觉得很美,

有如阿塔兰特的苹果。

 

我们经过可爱的密尔海木,

人们沉静而勤劳地工作,

我最后一次在那里停留,

是在三一年的五月。

 

那时一切都装饰鲜花,

日光也欢腾四射,

鸟儿满怀热望地歌唱,

任命在希望,在思索──

 

他们思索,“干瘪的骑士们

不久就要从这里撤走,

从铁制的长瓶里

给他们斟献饯行酒!

 

‘自由’来临,又舞蹈,又游戏,

高举白蓝红三色的旗帜,

它也许甚至从坟墓里

迎来死者,拿破仑一世!”

 

神啊!骑士们仍旧在这里,

这群无赖中有些个

来时候是纺锤般地枯萎,

如今都吃得肚皮肥硕。

 

那些面色苍白的流氓,

看来像“仁爱”、“信仰”和“希望”,

他们贪饮我们的葡萄酒,

从此都有了糟红的鼻梁──

 

并且“自由”的脚脱了臼,

再也不能跳跃和冲锋;

法国的三色旗在巴黎

从塔顶忧郁地俯视全城。

 

皇帝曾经一度复活,

可是英国的虫豸却把他

变成一个无声无臭的人

于是他又被人埋入地下。⑥

 

我亲自见过他的葬仪,⑦

我看见金色的灵车,

上边是金色的胜利女神,

她们扛着金色的棺椁。

 

沿着爱丽舍田园大街,

通过胜利凯旋门,

穿过浓雾蹈着雪,

行列缓缓地前进。

 

音乐不协调,令人悚惧,

奏乐人都手指冻僵。

那些旌旗上的鹰隼

向我致意,不胜悲伤。

 

沉迷于旧日的回忆,

人们都象幽灵一般──

又重新咒唤出来

统治世界的童话梦幻。

 

我在那天哭泣了。

我眼里流出眼泪,

当我听到那消逝了的

亲切地喊声“皇帝万岁!”

 

〖说明与注释〗

作者乘车从科隆去哈根,路过密尔海木。海涅于18315月离开祖国去巴黎时,曾路过这里。这个莱茵区的城市当时在法国18307月革命的鼓舞下,革命热情高涨,人们以为可以把普鲁士的士兵赶走。这里还表达了莱茵区居民对于拿破仑的怀念。关于拿破仑,恩格斯在《德国状况》(1845)里说,“对德国来说,拿破仑并不像他的敌人所说的那样是一个专横跋扈的暴君。他在德国是革命的代表是革命原理的传播者,是旧的封建社会的摧,毁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636页)。后来恩格斯在《暴力在历史中的作用》一文中也指出,莱茵居民在1848年以前一直是“亲法的”,并且说,“海涅的法国狂、甚至他的波拿巴主义也不过是莱茵河左岸人民普遍情绪的反映吗?”(《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1508页)但是十二年后,作者重来此地,只见一切如故,普鲁士的军队仍旧在这里驻扎。并且通过关于拿破仑葬仪的叙述,他告诉德国人说,现在的法国也不是革命时期的景象了,代之而起的是资产阶级唯利是图的市侩社会。这章可与前边的第五章参照。

①塔勒和格罗舍,是当时普鲁士货币的名称。

②阿塔兰特是希腊传说中善跑的美女。向她求婚的人必须跟她赛跑,谁若胜过她,才能娶她。但是跟她赛跑的人都输了。后来爱神给希波梅内斯三个金苹果,希波梅内斯在赛跑时,故意把金苹果抛在地上,阿塔兰特弯腰去拾苹果时,希波梅内斯跑到她前边去了。

③“骑士们”指普鲁士的士兵。

④白、蓝、红,是莱茵区旗帜的颜色。

⑤莱茵区人民相望死去的拿破仑的再来,主要是为了摆脱普鲁士的统治。

⑥拿破仑失败后,1814年被放逐到地中海上的厄尔巴岛。18153月拿破仑逃回法国,执掌政权一百天,被反法联盟军击败。囚禁在位于南大西洋的英国属地圣海伦娜岛上,于1821年死在那里。

⑦拿破仑的灵柩运回法国后,法国政府在18401215日为拿破仑举行葬礼,葬在巴黎荣军院里。关于这次葬礼的凄凉景象,海涅在一部报导法国的政治、艺术与人民生活的著作《路苔齐亚》第一部分第二十九节里有类似的叙述。

 

 

 

第九章

我早晨从科隆出发,

是七点四十五分;

午后三点才吃午饭,

这时我们到了哈根。

 

饭桌摆好了。这里我完全

尝到古日耳曼的烹调,

祝你好,我的酸菜,

你的香味使人销魂!

 

绿白菜里蒸板栗!

在母亲那里我这样吃过!

你们好,家乡的干鱼!

在黄油里游泳多么活泼!

 

对于每个善感的心

祖国是永远可贵──

黄焖熏鱼加鸡蛋

也真合乎我的口味。

 

香肠在滚油里欢呼!

穿叶鸟,虔诚的小天使,

经过煎烤,拌着苹果酱,

它们向我鸣叫,“欢迎你!”

 

“欢迎你,同乡,”──他们鸣叫──

“你长久背井离乡,

你跟着异乡的禽鸟

在异乡这样长久游荡!”

 

桌上还有一只鹅,

一只沉静的温和的生物。

她也许一度爱过我,

当我俩还年青的时候。

 

她凝视着,这样意味深长,

这样亲切、忠诚,这样伤感!

她确实有一个美的灵魂,

可是肉质很不嫩软。

 

还端上来一个猪头,

放在一个锡盘上;

用月桂叶装饰猪嘴,

仍然是我们家乡的风尚。

 

 

〖说明与注释〗

这是一首游戏诗,没有多少含义。在德国,人们用鹅比喻愚蠢的女人。“用月桂叶装饰猪嘴”,讽刺庸俗社会里对拙劣诗人的吹捧。

①穿叶鸟,原文是Krammetsvogel,属于鸫鸟类,北京民间叫做穿叶儿,所以译为穿叶鸟。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